• 幻灯3
  • 幻灯2
  • 幻灯1
成功案例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内两座额曰“国子监”

2018-11-28 11:33
分享到:

  小时候,爷爷对我说,府学胡同西口,原有一间二柱庑殿顶式牌楼一座,额曰“育贤坊”,已经没了。另外,明洪武九年在府学胡同建文丞相祠,门前有坊,额曰“教忠坊”,也已不见了。坊上石刻现嵌在祠堂内壁上。提起这些,就使我联想起老北京的牌坊。

  小时候,爷爷对我讲,老北京牌楼学问可大了——牌楼既能作为装饰性建筑,增加主体的气势,也可表彰、纪念人与事,并可作为街巷区域的分界标志等。

  老北京的牌楼比别的城市多。数百年国都,使北京的殿堂、庙宇、大建筑群以及需要纪念和表彰的事件与人物相对要多,作为装饰性的牌楼也就多起来。元大都时,全城分为五十坊,明代分为四城三十六坊,清代分五城,但坊没变,这也是北京牌楼多的一个原因。

  从形式上分,牌楼只有两类——一类叫“冲天式”,也叫“柱出头”式。顾名思义,这类牌楼的间柱是高出明楼楼顶的;另一类“不出头”式。这类牌楼的最高峰是明楼的正脊。

  如果分得再详细些,可以每座牌楼的间楼和楼数多少为依据。无论柱出头或不出头,均有“一间二柱”、“三间四柱”、“五间六柱”等形式。顶上的楼数,则有一楼、三楼、五楼、七楼、九楼等形式。在北京的牌楼中,规模最大的是“五间六柱十一楼”。宫苑之内的牌楼,则大都是不出头式,而街道上的牌楼则大都是冲天式。

  第一类是木牌楼,这类牌楼数最多。其地下部分用柏木桩,称地丁。基础以上各根柱子的下部用“夹杆石”包住,外面再束以铁箍。

  街巷的木牌楼顶部出檐甚短,做成悬山或庑殿式。每根柱端耸出脊外,柱顶覆以云罐(也叫毗卢帽)以防风雨侵蚀虫蛀。楼顶所用之瓦,街巷诸坊多用黑色布瓦。

  第二类是琉璃牌楼。这类牌楼多用于佛寺建筑群内,在北京仅有三间四柱七楼的一种。其结构是,在石基础上筑砌6到8尺的砖壁,壁内安喇叭柱,万年枋为骨架。砖壁上辟圆券门三个,壁下为青、白石须弥座,座上雕刻着各种风格的艺术图案。壁上的柱、枋、雀替、花板、楷柱、龙凤板、明楼、次楼、夹楼、边楼等均与木坊相似。所不同的是,这种坊用黄、绿琉璃砖嵌砌壁面,威严壮观。

  第三类是石牌楼。这类牌楼以景园、街道、陵墓前为多。从结构上看繁简不一,有的极简单,只有一间二柱,无明楼;复杂的有五间六柱十一楼者。由于本身的结构特点,有的虽为三间四柱式,却只有花板而无明楼。石坊的明楼比较复杂,浮雕镂刻亦极有特色。如果石质坚细,不仅浮雕生动,而且其精细的图案历经数百年也不泯没。

  水泥牌楼则是近代建筑艺术的产物,新建的数目不多,大多数是用于古牌楼的搬迁和加固工程。

  还有就是彩牌楼,这是一种临时性的装饰物,多用于大令、庙市、集市的入口处,令期一过即拆除,一般用杉杆、竹竿、木板搭成,顶部安装五彩电灯泡,色彩缤纷。

  老北京的街道上,曾建有不少牌楼。现在所剩寥寥,但仍有地名可寻,我小时候经常到这些地方游玩。

  东四牌楼和西四牌楼是东、西城两组式样相同的八个牌楼,建于明代,属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木牌楼。南北向坊额为“履仁”、“行义”或“履义”、“行仁”。牌楼现无存、唯留东四、西四之地名。

  东单牌楼和西单牌楼则是两座建于明代形式相同的木牌楼,均为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。东单牌楼额曰“就日”,西单牌楼额曰“瞻云”。1916年袁世凯将东单改为“景星”,西单改为“庆云”。牌楼已无存,仅留东单、西单之地名。

  东长安街牌楼和西长安街牌楼都是晚清时建的形式相同的两座牌楼,均为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,一在东长安街王府井南口西侧,另一在西长安街新华门以西的地方。坊额均为“长安街”三字。1954年迁建于陶然亭公园。今牌楼已无,仅剩石基。

  前门五牌楼本身并不是五座牌楼,而是一座五间六柱冲天式大牌楼,始建于明,后拆除,其址在今前门大街北端地下通道处。前些年又仿建了一座,但有些似是而非。不少人希望这次前门大街改造扩建中轴线时,建个原来样的五牌楼,留给子孙后代。

  成贤街上有四座建于明代、形式相同的牌坊,都是一间二柱三楼垂花柱出头悬山顶式,是北京街道中少见的,现仍然存在,且常修饰维护。外两座额曰“成贤街”,内两座额曰“国子监”。

  老北京每座牌楼都是历史见证,每座牌楼都有重要意义,点缀风景,引人入景,古色古香。

  

成功案例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汕头海心路23号
电话:400-081-2212
传真:0758-88947851
邮箱:秒速时时彩@baidu.com